千木

超长疲倦期

[超恺]一梦一浮生 第四章

码了一点点……

废话不多说了。


    裴东来又回到停尸房查看。他抬头微微掀开帽沿,阳光刺的他略有些不适。但这种感觉让他确信这时的阳光与那时无甚差别。


  听太医说李绚中的毒并非中原所有,虽暂时无甚表现,但不好说这药有无其他威胁。所以还是找到那天的药比较好。


  亏得手下人机敏,把停尸房的一切都照看的与那日无差,也不枉东来平日的教导。他又立于当时所在之处,细细打量李绚那个位置。按说大白天在屋顶上投毒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总归是有难度的,而且还差了那么远的距离,若是粉末,定时会被风所吹散的,到底这毒是什么样的,怎么个投法,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他抬眸望向那缺了一块的屋顶,阳光肆无忌惮的撒下,微微刺目。他只好盖低了些帽檐,却不曾想低头时被光狠狠刺了一下,皮肤上传来的尖锐痛觉让他猛地一激灵。那,那是什么?他这时才发觉,李绚当日所处的位置,现在竟发出金色的光,看上去如同阳光一般,不同的是它太过细碎。


  裴东来走到那个位置,蹲下身去,用随身带的白绢沾了些,仔细包好塞入怀中。

这个位置实在是不舒服,透过屋顶缺口的光此时尽数洒于这个位置。他便赶忙站起身,想避开光的照射。不料却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这粉末竟,竟好似有生命一般!


  它们居然在向着有阳光的地方移动。这是怎么一回事?裴东来只觉烦躁异常,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李绚的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乐观,他得赶紧回去了。


  急匆匆的赶回南昌王府,没有顾小宇的阻拦就闯进了李绚的房间。却在刚要开口说话时楞在那里。屋里,还有一个人。


  那人身材修长,从与李绚的对比可以推断那人怕是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分。衣着得体,腰间配饰,绾头发冠均不是寻常人家可配。但看衣服的材质便可估摸出它的主人绝非普通人。虽未曾看清那人面容,但却从那人挺直的脊背与散发出的气质竟使他产生了一丝压迫感。


  他的突然进入打断了李绚与那人的谈话。李绚本有些不悦,但见是裴东来也没了什么怒气。那人也转过身来打量裴东来,这才使裴东来看清那人相貌。果真不凡,剑眉星目,清秀却不女气,温润却带几分凛冽。真可谓相貌堂堂。未等他二人开口,那人先说了话。只见他向裴东来抱了抱拳,道:“这位便是当今大礼寺卿裴东来裴大人吧,刘某久闻大人才名,今日得见,实为刘某之幸。”


   见他这般,裴东来也只好回了个礼,说:“兄台何故如此客道。见兄台与王爷相谈甚欢。想来必是不凡之人。不知裴某可否得知兄台大名 ?”裴东来本是刚烈之人,最瞧不起的便是官场上的阿谀奉承之事,本来对着那人还有几分好感,这么一来,他对那人便再无半分好感了。


  但出于礼貌和好奇,以及这些年在官场被磨出的一些说话的方法,他还是回了那么几句话。

没等那人开口,李绚便先抢过来话头。“你们别那么拘谨啊,在我这儿没有官职高低。”李绚也是直爽性子,受不得这么一出。”裴大哥,这位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刘穆尘。”


  竟是他,裴东来心下一惊。早料到此人非寻常人,但怎的也没料到他竟是那个名震边关的刘穆尘。本有几分敬佩,但他刚刚的语气真是与裴东来的脾气不合。但不管怎么样,李绚的朋友,便不能对他有太多怨言。于是暂时不想此事,裴东来掏出怀中手帕,但看了一眼,脸色立马凝重起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