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联文】汴梁城事――橙光游戏体

*真的好难啊

*可能有些不怎么像,希望看官口下留情

*前排召唤小伙伴 @阿Y呢  @蒋沈韩杨

*希望大家能够给出你们的选择,谢谢啦~

【原本寂静的朝堂有些喧闹起来。身旁的大臣窃窃私语,各式各样的目光向你们两人看来。你一时拿不定主意,看了眼身边的包拯。】

包拯用眼神示意你接下这任务。

你想了想眼下也只有这一个选择,因而你接下了这个任务。

【包拯好感度+1、默契度+1】

小皇帝在退朝后将你和包拯留下一起饮茶、下棋。

【对话框开启】

小皇帝(落下一子):“朕身边除了太后的人,就是皇叔的人,襄阳王耀武扬威,朕看他早就有不臣之心了。”

包拯(跟着落了一子):“皇上放心,早晚收拾他。”

小皇帝指指你们两个,说:“案子抓紧点儿,皇叔一直觊觎开封的治安大权,千万不能让他得逞。”

你(很是兴奋):“皇上放心,臣一定好好看紧他。”

包拯(斜着瞅了你一眼),语气三分不屑、七分调侃:“除了会添乱还会干啥?”

你有些生气,瞪着包拯:“死包子,你也就是猫碰见死耗子,破了几个大案,你以为你了不起啊?”

包拯(做了个鬼脸):“要不然你也破几个啊?”

你有些不服气:“行,那咱们从今天开始比一比,看看谁才是开封府第一神探!”

你和包拯对视着,越靠越近。小皇帝有些看不下去了,挥了挥手,让你俩不要再闹。

包拯(坐了回去,整整衣服):“是,说正经事儿。臣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借点银子?”

你有些不屑地笑了笑。

小皇帝(做势起身):“小潘子,走。”

包拯(连忙挽留):“行行行,坐坐坐。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你:“事还没办成,还好意思向皇上要钱。”

包拯(毫不留情):“有本事你别用你老爹的钱啊?”

小皇帝(像小潘子要了带着破洞的手绢擦了把脸):“我说包爱卿啊,朕很是理解你。可皇帝家也没有余粮啊!”

小皇帝看到包拯呆滞的表情,说:“不如这样,你把案子破了,我便向太后请旨给你奖励可好?”

包拯(明显不信):“皇上,你这个饼都画了好几年了,咱能换一个画不?”

小皇帝(露出笑容):“这次一定给你奖励,只要你好好干。”

说完便起身离开。你想着逗逗包拯:“好好干!不如这样,你给我打洗脚水,我给你一百金!”

【对话框关闭】

包拯瞧了你一会儿,忽拿起面前的茶水泼了你一脸。你气不过追着他打了起来。最终却也只是气呼呼回了府。

庞桶见你脸色不好,连忙奉上了一盏茶。你端起茶一饮而尽,想着一定要赢过死包子。思考了半天,觉得待在府里不是办法,倒不如跟着包拯去查案。因而你又出了家门。

【开封府里】

包拯不知想到了什么,派人买了几只乌鸦来,要去街上当众审这乌鸦。你觉得有趣,便也跟了上去。

【街道上】

来往的行人听闻包拯要审乌鸦,都觉得十分新奇,呼朋唤友,很快聚了不少的人。

你和公孙策、展昭站在一起,瞅着在铁网中的包拯。

只见包拯字正腔圆念出乌鸦的习性。而他的面前摆着一盘腐肉、一碗乌鸦蛋以及一把二胡。

那盘腐肉的味道实在是大,你与围观的人都皱了皱眉头。

只见包拯先以腐肉引诱乌鸦,但乌鸦并无动作;又怒摔乌鸦蛋,乌鸦亦无所动;最后他拿起了那把二胡。

你很疑惑,在你的记忆里,包拯并不会拉二胡,今日很是奇怪。果不其然,包拯拉的二胡,难听至极。

你堵住了耳朵,一点儿都不想听到。而你旁边的公孙策居然兴奋的应和了起来。你十分不解。

一曲过后,围观的人群都散了。

你摇着扇子看着包拯,想看他能说出个什么道理来。

包拯倒是有理有据,说自己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乌鸦不可能杀人,你略一思索,却也如此。

晚上你回了府,有些理不清头绪。正心烦着,却听闻,又出了人命,还是新婚的女子。

你这回决定先去探查一下两家人的关系后,再去案件现场。

通过了解,你发现出事的两家并无什么联系。你觉得有些奇怪,但你还是觉得先去案发现场比较重要。

【案发现场】

去到案发现场,包拯等人已经在了。

你跟着公孙策查看了惨死的新娘,被新娘的惨状吓了一跳。

你和包拯说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包拯问你准备怎么做。

你思考了一下,决定先从这家查起。

这个新郎在此次成亲前已有了一妻三妾,你理所当然的怀疑到了他那四位美娇娘的身上。

【对话框开启】

你(用扇子指着四位女子):“就在你们中间!”

包拯(无奈的合上了扇子):“他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明,新郎官在前厅招呼客人,而夫人和三位小妾都在后房摸骨牌。”

夫人(仿佛有了底气):“是啊,我能证明,他们昨晚都在我房间。”

你(很是怀疑):“那也有可能是偷偷溜出去杀的人啊。”

一位小妾(有些害怕):“不可能的呀,打骨牌要四个人,三缺一肯定会被发现的呀!”

你(思考了一会):“也有可能是你们一起杀的人。你们嫉妒新娘年轻貌美,害怕老爷娶了她冷落你们,便一起杀了她。”

夫人(有些无语):“大人你有所不知,这小妾还是当初我们四个逼着他娶的呢。”
你和包拯都吃了一惊。

你(有些疑惑):“你们四个这么贤惠。”
紫衣小妾(理所当然):“我们四个打牌都是要打通宵的嘛,老爷总得有人照顾啊。”

【对话框关闭】

你有些无奈,觉得确实不可能是他们杀的人,便挥手叫他们下去了。

你用扇子抵住下巴,有些迷茫。

【对话框开启】

你(陷入沉思):“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恨新娘呢?”

包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说不定是哪一位恨嫁的丑姑娘?”

你(忽然兴奋,用扇子敲着手,很笃定):“对对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看到她们出嫁,那人嫉妒的要死”

包拯(继续套路):“那不如我们把全城的丑姑娘都抓来审问?可是什么叫丑呢,是比你丑叫丑,还是跟你一样丑叫丑呢?”

你(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死包子,你挖坑让我跳是吧?”

包拯(用手抵住你的头):“你找不着证据怪我是吧?来来来打我呀,打不着,你打不着。”

【对话框关闭】

你终于发现了手不够长的坏处,又是气呼呼的回了庞府。你决定再也不去包拯那里凑热闹了,而是自己去查案。

可是很不幸,你忙活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眉目。不情不愿,你还是去了开封府。

到了门口,见到捂着脸出来的包拯。

【对话框开启】

你(连忙凑上去):“死包子,干吗去?”

包拯(捂着脸不看你):“买装备查案去。”

你(装作不是很在意):“有眉目了么?”
包拯:“有了一点线索。”

你(很着急):“什么线索,快告诉我!”

包拯(瞧了你一眼):“你不是说你是开封府第一神探吗?你不是说自己聪明绝顶的么,不如自己去查啊!”

你(很是气愤):“死包子,你有了眉目就像把我一脚踢开是吧?走着瞧,说不定咱俩谁先破案呢!”

包拯(放下了捂着脸的手):“好啊,不如咱俩打个赌。”

你(胸有成竹):“好啊,赌什么?”

包拯(眯起了眼):“谁要是输了,谁就穿着女人的衣服到大街上跳天竺舞。”

你选择

A:用扇子指着他的胸膛,很愉快的答应。

B:有些迟疑,想到女装,有些脸红。却还是同意了。

C:不同意,并跳起来打了包拯的头。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