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忽闻故人入梦来

*所谓虐文,我尽力了

*我果然不适合写虐文

*至于文笔什么的,orz

*望各位看官口下留情

开封府后院的桃花又落了不少。

包拯在桃树旁支了张小桌子,桌子上放了一瓶酒、两个酒杯。

包拯给两个酒杯都满上了酒。而后,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碰了下另一个酒杯一饮而尽。

树上的桃花还是飘飘忽忽的落,难免有几瓣落在酒杯里。

包拯盯着桃花瞧了会儿,也没想着把花瓣拿出来。

瞧着瞧着就晃了神儿,竟从酒杯里看出个笑脸来。包拯
也跟着笑了,可笑着笑着,竟落下了几滴泪。

又喝了几杯酒,红晕已飞上了双颊。包拯抬了眼,朦胧间瞧见对面有人端起了酒杯。那人着了一身粉衣,艳若桃花。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包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着杯底的桃花喝了下去。花瓣黏在喉管上咽不下、吐不出。

难受了好一会儿,终是将那瓣花咽了下去。

许是因为喝了几杯酒的缘故,包拯忽然又絮叨起来,对着面前模糊的人影。

“螃蟹,是你吗?”

没有人回答。

“怎么可能是你呢?我真傻……”

包拯又喝了一杯酒,然后再给自己满上。

“你说,如果我当初拦住了你,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如果、如果当年我能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是爱情,而不是友情,一切是不是会好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等我……”

索性丢掉了杯子,将整瓶酒饮了下去。

扔下空空的酒瓶,包拯已醉的一塌糊涂。

“你、你不陪我,我自己喝,自己喝……”

包拯昏睡在面前的桌子上,手里紧紧攥着一封信。

包拯是睡着的,但却又好似醒着。他看见那人的笑脸,他还听见那人说不怪自己。他甚至还感觉到那人脱下外杉,为自己盖上。

桃树还在落着花,一片片的落在包拯身上,远远望去,好似为包拯披了一件粉色外衫,像极了庞籍那件。

评论(9)

热度(34)

  1. 以齐制宾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