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奇怪的世界⑨

好像能够结尾了呢


“自是喜闻乐见的走向。”平静的语气。

“什么?”孔刘先生有些懵逼。

“你不是疑问是什么走向吗?”使者先生看着孔刘,“我这是在回答你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孔刘想。

“我觉得我与那个黑衣少年是两情相悦的。”使者先生接着说下去。

这剧情太快了,我还理不清头绪啊喂。孔刘有些懵,这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使者先生难不成是自己想起来了。这不科学啊。

“这个世界,有什么科学的呢?”使者先生看了看他。

也对。

“我在想,那个黑衣少年,是金信吧?”使者先生坐下来,“难怪,看见他总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我还能说些什么?

“是……”孔刘弱弱的说,虽然很想回去,但想到知道真相的使者先生该是多么的难过,他有些不忍心。

“与金信那种家伙如此亲密的我,该是谁呢?”使者先生笑了笑,“总归不可能是个女孩子吧。”

“也不是没有可能,使者先生长得那么好看。”自己说的是什么啊,孔刘自我唾弃了一番。

使者先生沉默了一会儿:“你是天神派来的吧?想必是有什么任务的吧?”

就是拯救你俩的孽缘啊。你现在突然想了起来,我有点儿方啊。神呐,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你说我长得很好看?”使者先生露出一个微笑,“那么那个时间里,与金信亲近的,又长得很好看的应该不多吧?”

是长的跟你那么好看的不多。孔刘想着。

“是王黎吧?”

“哈?”孔刘震惊脸。

“我说,我是王黎吧?”

——————————————————————————————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鬼怪先生红着脸问出了一个问题。

“什么感觉?”李栋旭思考了一会儿,他没想到鬼怪先生会问这种问题,“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吧。如果是我的话,喜欢一个人,看到他都觉得是幸福的,只是有时候会有些心酸的感觉。也不晓得为什么,直到现在,和孔刘哥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还有些不真实感。”

提起孔刘,李栋旭的表情更柔和了几分,满是幸福的模样。

“这样啊……”鬼怪先生若有所思。

“鬼怪先生怎么突然间问起了这个?”李栋旭很是好奇。

“没事。”鬼怪先生摇了摇头,笑了笑,“我只是想着,我好像将内心某种感情理解错了。一千年前是这样,如今,也是这般。”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