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少暗】渡

*生贺文,还是晚了十几分钟……

*名字瞎起系列

*文笔没有系列

越是无情越是深情。
乜潇然端了一杯茶靠着窗子坐下。寒冬里茶水的热气氤氲,迷蒙了人的视线。他却不在意,没有挥手驱散,也并未喝下这杯热水驱驱身上的寒气。只是盯着这茶水,没有表情。
乜潇然和朽珏也是在茶馆相遇的。
彼时小和尚还真的是个小和尚,刚从寺里出来的他眉眼间都带着青涩。他拿着禅杖站在茶馆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这茶馆是江南最乱也最热闹的地方,故而每张桌子几乎都围满了人。这就让孤身前来的小和尚犯了难,站在门口左看右看也不知该坐到什么地方去。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看到了乜潇然。旁人的桌子至少围了三个人,唯有他那里是一个人。乜潇然虽然性子不太好,皮相确实极好的,白白净净的模样也倒像个富家的小公子。
朽珏想了一会儿便向那张靠窗的桌子走去,向人合了十字行了个礼。乜潇然抬眼上下打量了他面前的和尚,微微点头示意那人可以坐下。小和尚话还没开口眼前人就同意了,自然是有几分懵的,但这懵之中不免带点喜悦。毕竟刚刚出来闯荡江湖,陌生人所表现出来的一点点善意都能让他开心许久。
正是这个缘由,朽珏一直想和乜潇然搭个话认识一下,然而对面的人没有一分想接话的意思。朽珏只得默默端起茶杯打量着对面的乜潇然。乜潇然倒是气定神闲的喝着茶,一副完全没听到朽珏的话的模样。
朽珏打量着乜潇然,别人也在打量着朽珏。这些常年在江湖里漂泊的人们几乎没人不知道乜潇然,对他虽说不上十分怨恨也是敬而远之,不去招惹。如今看朽珏这个年岁不大的小和尚直接坐在了乜潇然的前面,他们也是带着几分好奇和看好戏的心理的。故而仔细的打量着朽珏。
饶是小和尚再单纯青涩,也不会发现不了那么多双盯在自己身上的眼睛。他有些惊讶,瞪大了眼睛盯着面前的人,像是寻求一个答案一般。乜潇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四周正在盯着这边的看茶客,那些人便慌乱的移开了目光,装作喝茶的模样。
朽珏倒是没看到乜潇然的眼神,只觉得刚刚围绕在自己四周的目光都不见了,便生了几分欣喜,还多了几分对眼前人的敬佩与好奇。动了动嘴唇就想与乜潇然搭话,但后者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不等他开口就挥手唤来小二,一并将他的茶钱付了。末了,丢给朽珏一句话。
“小朋友,这江湖可比你想象的凶险的多,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这边乜潇然刚走就有人凑到朽珏的身边套起了近乎。
“小兄弟,你与玉面修罗是什么关系啊?”
“玉面修罗?”朽珏疑惑的皱了皱眉。
“怎么,你不认识他?”
“我应当认识他吗?”
“玉面修罗乜潇然啊,江湖上谁不知道他的名头?你这小和尚看样子是刚下山?”那人打量了朽珏一会儿。
朽珏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奉劝你啊,还是离这种人远一些。”
朽珏不解,但那人也没多说,他也不好多问,只是默默记住了乜潇然这三个字。

朽珏没想到会这么快再见到乜潇然,也没想到再见到的乜潇然会这么狼狈。
杀手本来就是刀剑上舔血的营生,稍不注意搭上的就是整条命。虽说乜潇然武功高又极其聪明,但也免不了有失手的时候。当他踉踉跄跄逃到朽珏的屋外的时候只剩下了半条命。强撑着翻进屋里拿刀指向那人,却不料是张熟悉的面容,便失了力气晕了过去。朽珏看着浑身是血的乜潇然倒在自己面前,慌了神,连忙上前把人扶到自己床上。翻箱倒柜的找了自己最好的疗伤药。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那人的衣服检查伤势。三寸来长足有两指深的伤口看得朽珏心惊,上药的手不自觉放的更轻了些,但依旧免不了乜潇然痛得皱起眉头。给乜潇然处理好伤后朽珏已是满身的汗,探了那人的脉后才松了一口气。这人,他总算是留下了。
就这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天已大亮。匆匆忙忙收拾了一番又检查了睡着的人的伤势,这才放下心来去煮饭煎药。
说起来朽珏出了寺庙已经小半年却不曾在江湖里闯荡过。这孩子小时候虽说武功还不错,可却缺了点儿野心,发现所谓江湖还不如自己在家里喝茶养花给别人看看病舒服。于是他还就用着身上带的盘缠买了个小房子,平日里就给人看看病维持生计。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乜潇然,却不料人直接撞到了自己家中,还受着重伤,真的是又喜又惊。
煮好粥做好菜,朽珏又拐了回去。却看见乜潇然挣扎着要起来,连忙跑过去将人按下。
“别动,你伤口还没长好呢。”
“你是谁?我的匕首呢?”
乜潇然皱眉盯着他,眼神里带了十足的怀疑。
朽珏见他这眼神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对着他笑了笑。
“半年前,在江南茶馆,你请我喝了一杯茶,还记得吗?”
乜潇然又仔细看了看,这张脸倒真的是熟悉,要不昨晚也不至于那么轻易就晕过去了。
“大概有些印象。”
“我不会害你的,这里比较偏僻,你的仇家也不好找来,就算真的来了,我可以保护你。”
“保护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就保护我?”乜潇然觉得有点好笑。
“我,有些了解,可我还是要保护你。既然选择了救你,我就要救到底。”朽珏的态度非常坚定。
“救我救到底,难不成你还要用你们佛家那一套渡我回头?小和尚别想了,不可能的。”
“乜施主,你的伤势严重,还是不要太激动了,我去看看你的药煎好了没。”
“真是个傻和尚。”虽是这样说着,却也没了立即就走的心。

乜潇然就在小和尚的家里住下了。
养伤的这段时间,乜潇然发现小和尚还真是个善良的冒着傻气的小和尚。且不说对自己尽心尽责的照顾,就连路上捡回来的兔子都好生养着。乜潇然捏了兔子的后颈,问朽珏是不是准备养大吃了它,话刚一出口乜潇然就后悔了。人家是一和尚,怎么可能想着吃了这兔子。果不其然,朽珏当时就变了脸,气鼓鼓的模样倒像个孩童。乜潇然只得放下身段区哄他,幸好,不是很难哄。
两人在一起久了难免有些感情,只是没想到这感情不受他们的控制。
日子一天天过着,乜潇然的伤也一天天好着,眼瞧着就痊愈了,也没理由留在小和尚的家里了。和小和尚道了别,就准备走,却没想到朽珏非要给他做顿践行宴。乜潇然想了想,也没有拒绝。
或许是小和尚没喝过酒的缘故,一杯下去,脸已经红了,好像还有点上头,拉着乜潇然的手非不让人走,嘟嘟囔囔话也说不清楚。乜潇然被他搞得心烦意乱,几杯酒下肚倒也不太清醒了,一时脑子糊涂直接就吻上了朽珏喋喋不休的嘴。
红被翻浪,一夜荒唐。
乜潇然醒的时候朽珏已经起了,恭恭敬敬的站在床边,乖巧的像个小孩子。 乜潇然看着面前站的人头更疼了,大概是真的喝多了才会干出这样荒唐的事儿来。
“你醒了,你有没有很难受?”朽珏红着脸问他。
“额,我没事儿,你不用在意,昨天只是喝多了,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乜潇然有些头疼。
“怎么能过去呢?我要对你负责。”
“你可是个和尚,怎么对我负责?”
“我、我可以还俗。”
“行了,别说了,你先出去,让我静一会儿吧,我有些头疼。”乜潇然揉了揉太阳穴,只觉那里跳的厉害。
“好,那你好好休息。”朽珏也是听话,还是退了出去。
朽珏关上门后,乜潇然叹了口气,穿了衣服,使了个隐身便离开了那里。

逃进了他的家,又逃离了他的家,真是狼狈。正想着,一把刀直直的朝自己飞来,幸亏及时发现挡住了。果然,当杀手的,哪哪都能碰见仇家。
索性扔了手中的杯子,与那人打了起来。本以为是碰巧撞见的仇家,一个人也倒不难解决,可没想到刚出茶馆身边就围了一圈人。眼瞧着寡不敌众准备隐身逃脱时,旁边的人却没有伤害他,而只是将他围住,然后齐齐的看向某一个方向。乜潇然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竟是朽珏来了,那天过后,他们已经三年没见过面了,乜潇然总是有意无意躲着他。这次见面必然也是要逃的,可是还没等他跑就被人箍在了怀里。
“潇然,好久不见。”
“我找了你三年,这三年我长大了很多。”
乜潇然竟不知如何回答他,也不知如何面对他们的感情。
“我不想渡你了,我已经破了戒没资格渡你了,你渡我好不好?”朽珏语气里竟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啊?”乜潇然被他这句话给搞蒙了,他一个杀手怎么渡他这个和尚。
“我破了戒,没法渡你出红尘,你就渡我入红尘吧。”
“三年了,我不是少林弟子了,你不要再躲着我了,跟我回家吧。”
一时之间,乜潇然竟有些鼻酸,半晌,他才回了一个字。
“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