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七夕

*无良作者的七夕贺文

*晚了两天我知道……

*坑是不会坑的,填是很慢的,我的错。

*晚安

七夕节到了,可汴梁城却不安生。大大小小的案子出了一箩筐,导致汴梁城的父母官包拯也不太安生,整日里研究案子,都顾不上与庞籍一起准备七夕。
庞籍倒也不在意这些,他着急的是包拯一天天的没了笑脸,身板也消瘦了不少。包拯愁,他也愁。平日里的案子他能帮衬就帮衬些,倒也能缓缓包拯的急。但包拯还是很少露出笑容,大多时间他都是皱着眉头思考,庞籍都怕他把眉头皱在一起舒展不开了。
怎么样才能让包子开心起来呢?庞籍坐在院子里扯着手里的花。庞桶眼瞧着好好的花都要遭了小少爷的毒手,也着急,忙喊了声少爷,将那人拉回现实中来。但好像是被吓到的模样,浑身一抖,放了手里的花就怒气冲冲的转向庞桶。
“你这饭桶,干嘛喊这么大声,吓死本少爷了。”
“少爷,这不是看您都快把自己喜欢的花儿给毁完了,小的心里着急嘛。”庞桶也是委屈巴巴。
“没看见本少爷正想事情的吗?这花算得了什么?”说着又瞧了瞧面前的花。
“那少爷好歹告诉小的您在想什么?这几天老看见您在那发呆,我心里也着急。”
听了这话,庞籍心里一暖,也没了怒气。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死包子神经绷得太紧了,想让他放松放松罢了。可就是不知道怎么让他高兴。”
“那还不简单?他喜欢什么给他怎么不就是了。看见自己喜欢的,还能不高兴?”庞桶倒是觉得很好办。
庞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大概是真的急昏了头,一点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庞桶,你有时候还真不是饭桶,你这一功我给你记上了。”
“谢谢少爷”
可是死包子喜欢什么呢?名伶杂志?陶土手办?签名海报?还是,苏静儿?
庞籍突然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
七夕到了,包拯依旧很烦恼。案子一件接着一件,纵使他办案神速也免不了头疼。更何况七夕到了,他却没时间准备,心里还有几分愧疚。想着找找那人说说话,却不见了那人的踪影,有些怅然。回到府里又是一头扎进了案子堆里,完全没有了过节的心。
“大人,有人送礼过来。”公孙策在门口喊了一声,成功将埋在案子里的包拯拉出来。
“送礼?什么礼,难道是谁暗恋我在这个日子向我告白?一定是这样。”包大人开始思考,并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包拯有些激动的跑到门口,看见了两个箱子摆在院中。一大一小,包装的倒是挺精美。包拯想了一会儿,打开了小箱子,只见里面放着静儿的陶土手办和签名海报。包拯开心的都快跳起来,忙不迭就想打开大箱子,却见身旁的人都退了出去,心下生疑,便拉住展昭。
“你们干嘛都走了?”
“大人,送礼物的人说这大箱子里的东西只有大人可以看,展某先出去了。”
说完便飞快的出了屋子。
“这么神秘?”包拯有些迟疑的打开了箱子。只见箱子里出现了一个妙龄“女子”,吓得包拯往后退了几步。
“女子”从箱子里站起来跳了静儿姑娘最新的舞蹈,仔细看看,连衣服也是静儿常穿的款式,只是做工和材料精细上不少。
“这什么情况?你是谁?转过身来。”
包拯看着“女子”的背影觉得十分眼熟,总觉得是个熟人。那“女子”倒是听话,真的转过身来,只是脸上蒙着面纱,可那双眼睛却让包拯认出来了他。
包拯上前一步直接将人揽在怀里。
“你这螃蟹干嘛打扮成这样子?难受坏了吧?”
“这不是为了让你高兴吗,谁知道你磨磨蹭蹭的,差点憋死本少爷。”庞籍在包拯怀里嘟囔着,带着几分委屈。
“是我的错,没法陪你过七夕还要你遭了这份罪。”包拯低头哄他,“只是,你怎么打扮成了静儿姑娘?”
“这不是因为你喜欢她嘛。 ”语气更是酸溜溜的。
“喜欢她……”包拯顿了顿,“也比不过喜欢你呀,你就是最好的,何必扮作他人让自己不开心,你不开心我自然也不会开心。”
“那我还做错了不成?”小脾气突然上来,倒误解了包拯话里的意思。
“不曾做错,怎么不知我心呢。”包拯觉得有些心累,低头在怀里人的额头上亲了口。那人立马就安静了。
“这不过是说,我喜欢的是你,你来了我就开心了,你的不开心也是我的不开心,明白了吗?”
“好像明白了,你先放开我,太热了。”庞籍红着脸推了推包拯。
“好。”包拯松开了他,“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我尽快处理好案子,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成。”庞籍低头不看他。
“别害羞啊我的小螃蟹。”包拯看他的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
“谁害羞了,放开你的爪子,本少爷回去了。晚上的饭菜要是不合本少爷的胃口 看我怎么收拾你。”扯开包拯的手,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门口,看上去沉稳,却一点点加快脚步,到最后像是逃跑一样溜了。看着自家爱人这个样子,包拯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转身收拾了礼物就又看起了案子,毕竟,还有人在等他。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