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普通的情人节

啊,情人节的小甜饼。

莫嫌弃。

有些ooc

这是鬼怪家里很普通的一天。

不过是阳光明媚的清晨,灿烂的光芒一丝一缕覆盖在桌面上。

鬼怪仍然在安静的吃着盘中的蔬菜。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普通与平常,如果除了少女看着两人那不同寻常的目光的话。

金信放下手中的刀叉,看着一脸笑意与期待的少女,忍不住问了出口:“恩倬,你为什么要这么盯着我和使者?”

使者闻言也抬起了头,好奇的打量着池恩倬。

“叔叔,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恩倬一脸期待。眸子中的光闪亮的像夜空中的星辰。

“什么日子?”使者带着微微笑意,好似很平常的询问。

“情人节啊!我说两位叔叔居然不知道这个节日吗?难道没有想过给对方一个惊喜么?”少女的语气里充满了急切与期待。

使者和鬼怪相互看了看,对视时间持续了十秒。

同时摇了摇头,异口同声:“并没有。”

“怎么这样……”少女的语气里充满了失落,“本以为两位叔叔会相互准备浪漫的惊喜呢……”

二人不再说话。刚刚还热闹的对话瞬时冷了下来。

终是不甘心的少女再次打破了沉默:“两位叔叔,今天我要出去玩,会很晚回来,真的会很晚很晚哦!”小心翼翼的看了两人几眼。

那两个人却是装作没听懂,只是嘱咐她注意安全和时间。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不会给对方准备礼物么?走出家门的少女还在思考。

家中的鬼怪和使者,各自完成了自己的事情。

坐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

是使者喜欢的晨间剧。

结束之后,鬼怪吻了吻使者。平常的好像吃饭喝水一般。

使者对他笑了笑。

“真的相信我没有准备惊喜么?”鬼怪问使者。

使者眨着好看的眼睛望着他,没有说话。

鬼怪站在沙发前,俯下身,盯着那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鬼怪先开了口。

“好了争不过你。这局算我输。”

使者很开心的样子。凑近鬼怪,几乎是用气音说的话:“怎么办,今天不想让你输了,毕竟是情人节呢?”

鬼怪的耳朵泛起了红,可声音却平稳撩人:“那你说,你准备怎么办?”

这下轮到使者不好意思,白皙的脸上红晕朵朵。

“把我赔给你怎么样?还附带一只盘子。”

说着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只白瓷盘,上面还有着二人的合影。

鬼怪笑弯了眼睛。伸手接过了盘子,终于明白了这些天使者忙些什么。心情很好的揉了揉使者的头发。

“盘子我收下了。”稍稍停顿了下,牵过使者的手,将准备好的戒指给使者带上,“人,我也收下了。现在算一比一平。”

使者看着手上的戒指,有些愣神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人已经单膝下跪,手中执一朵乳白色的玫瑰。

“王黎先生,你愿意和面前这位爱你,护你,虽有些不完美,却有一颗爱你的心的一起长长久久,永永远远的走下去么?”

“你这家伙。”使者笑出了声,眼里满满的幸福,“戒指都戴在手上了,有什么不愿意的?”

听完了使者的话,鬼怪没有说话。

只是站起身来,紧紧拥住了使者,好似拥住了全世界。

窗外偷看的少女满脸兴奋,好似被求婚的是她一般。

“太感动了,两位叔叔居然还说没有惊喜,怎么这样骗小孩子呢?”

虽是这样想着,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花是酸奶做的,赶快吃了吧,要不一会儿该融化了。”
鬼怪附在使者耳边说。

“你还真是了解我。”这下是彻底笑出了声。

                               …………………………

真是美好的一天呢。

后记

第二天,睡眼惺忪的鬼怪被德华的敲门声惊醒。

看了看身边的人还在熟睡,这才放心。

昨晚使者真是太辛苦了。

小心的给他掖了掖被子。给房间施了免打扰的法术才满面怒容的去见德华。

责备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被满脸疲惫的德华给吓到了。

“你?这是怎么了?”

德华幽怨地看了他一眼,递给他一摞报纸。

鬼怪伸手接过,大致扫了几眼。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叔叔,你昨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会那么兴奋,一夜之间百花盛放,该开的不该开的全都开了,现在新闻上都在说这件事情。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压?”

鬼怪没有说话,只是向屋中望了望。

思虑着,这原因到底该不该告诉面前这个愤怒的年轻人呢?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