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笑话

我,只是有了个不太成熟的小脑洞。

什么是笑话?
真话,或是假话?

张继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那天是马龙的生日,十一月份儿的天已有些寒冷。
两个人窝在宿舍里,悄悄地支起了一个小小的火锅。
热气腾腾,白色的雾气氤氲着暖意。
冬天里的小小火锅温暖得不仅是胃,还有心。

张继科望着咕噜噜冒着小泡的火锅,突然就笑了。
他想告诉面前这个人一些话,一些藏在心里的话。
“龙队……”
“嗯?怎么了,继科儿?”马龙抬起头看他。
“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可能会比较冷。”张继科有些迟疑的说。
“那就讲呗,反正吃着火锅呢,也不怕它这一点儿冷。”
马龙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样笑出了声。
“那我可就开始讲了。”张继科清了清嗓子,慢悠悠地讲了起来。
“从前呢有个小孩子,从小就是所谓的好苗子。被捧的很高很高。小孩儿感觉很开心,却也很孤独。后来呢,他遇见了一个跟他情况差不多的孩子。那个孩子跟他差不多大,,却比他成熟懂事的多。更让他慌的是,那孩子甚至比他还厉害。按理说,他应该讨厌他,可是奇怪的是并没有。他拿他当最好的对手,最亲密的朋友。甚至于最爱的人。”张继科眼睛亮亮的瞅着马龙,观察马龙的表情,“龙队,你说是不是很搞笑?”
马龙笑弯了眉眼,对他说:“继科儿,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是吗?”张继科低了头,也笑得好看,“我真开心。”
一时间宿舍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再说话。

之后两人也都没有提起过那天宿舍里的笑话。

再之后两人各自为家,成为彼此婚礼上最好的伴郎。

之后的之后。两人都来了,闲时也会常聚聚。

英雄迟暮,美人白头。

两人早已没有原来那般的受关注了。可也更自由了。

两人坐在空荡荡的乒乓球馆休息,即使那么多年了,依旧没改掉去乒乓球馆的习惯。

马龙看着头发斑白的张继科,递给他一条毛巾。
“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你非得用我毛巾的那回了,现在想想那时候你还真是任性的可爱呢。”说着顿了顿,“最近可能记性不太好,总觉得是昨天的事儿。可现在发现,你我都已经白了头,孩子都有了孩子了。”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啊。”张继科接过毛巾。

“孩子都长大了,怎么没想过再找个人一起过?”

张继科瞅瞅他:“你不也是吗?现在不也单着?”

“是啊,我都忘了。”马龙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头。一如当年般好看。

“继科儿?”

“恩?”

马龙凑近张继科。

“继科儿,我也给你讲一个笑话吧?是你当时那个笑话的结尾,你当时没有说完。”

张继科看着他。

“小孩很喜欢另一个小孩,有一天他去跟那个小孩说了这件事。那个小孩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很久,那个小孩说,‘我也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张继科忽然就红了眼眶,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他问马龙为什么不早些告诉他。

马龙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拥住了他。

这条路那么难走,我太懦弱,终究不舍你陪我身败名裂,颠沛流离。

原谅我不勇敢,只能挑我认为最安全的时间告诉你。

其实,我只要能守着你,你安好,一切都好。

马龙想了很多,顾虑了很多。

可他有一点忘记了,没有马龙的张继科 ,怎么会是幸福的?

还好,还有时间。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