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超恺衍生】无题

     慎入

   “那天,我看到你来送我,你一个人站在岸边,或许不是一个人,但我只看到了你。那天你显得那么孤寂,那么无助,我多想去抱抱你,可是我却不能,我只能看着你,看着你落泪,打湿了你素白的衣衫。我真的不想,不想看你伤心,但我无能为力,或许是天太过羡慕我们,才会成这样的吧,我没办法拥着你到老,这样守着你也挺好。”裴东来看着喝醉的李绚说道,他想擦去熟睡的人眼角的泪,却直直的穿过了爱人,“呵,我怎么忘了,我是没有实体的呢了,现在的我真的没有办法为你拭去泪水了”

       “东来……”迷糊中的人唤出了东来的名字,听到自己的名字,裴东来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为什么?”声音带着哽咽,眼角的泪愈发多起。裴东来多想,多想为他擦去泪水,紧拥着他说自己还在,自己永远不会抛下他,但他只能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体苦笑。他只能希望着李绚能够尽快的把他忘记,以后找到一个像自己一样爱他的人,好好的活着。

       “呜……”喝醉的人已经醒来,令裴东来未曾想到的是,李绚竟点了一把火,“东来,不知道我现在还能不能赶上你。”

        “住手,住手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不值得啊,不值得的,快跑啊。”裴东来多想让李绚快些离开,不要做傻事,但无奈于他并无实体,大叫,推他,都无用,只得呆呆看着火一点点的吞噬爱人,“快救火啊,快救救他。”但并无人来。

        “东来,不会有人来了,还好你还没走。”听见李绚的声音,裴东来竟怔住了,他缓缓转身,看见那人正看着他笑。

        裴东来冲过去,狠狠地抱住了那人,“你怎么那么傻?”

        “不傻,没了东来,我活着也无趣了,我的身边不能少了你。”那人把头埋进裴东来的胸膛。

        “你啊你……”只是抱的更紧。

        火还在烧着,只是成了最美的景。

        唐载初六年,大理寺卿裴东来于查案时遇刺身亡,南昌王遵循大理寺卿曾说过的方式实行水葬。

        一月后,南昌王白日遣散家中佣仆,晚时府上燃起大火,南昌王葬于火海。

        

           不知道算是be还是he,只是看视频被虐了那么一下下←_←

     

评论(2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