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脑洞

皇帝超×将军恺

就是失眠想起来的一段,不完善……


一步、两步……他慢慢地走来,每一步都似踏在郑恺的心上,让郑恺觉得整个屋里就只剩下他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心跳。“澎、澎”地相呼应着。郑恺此时已经跪地腿麻,而他还没有让他起来的意思,只是从那张象征着权力与至高无上的龙椅上缓缓走下来。

终于,他停下了,就停在郑恺的面前,缓缓蹲下。郑恺此时感到前所未有过的紧张,因为面前的人实在有太大的气场,压迫地他快无法喘息。

“郑爱卿,可知朕此时唤你何事?”

他在郑恺的耳边吐出这句话。郑恺的耳朵立马红了起来。

“微臣、微臣不知。”皇上的行为已彻底扰乱了郑恺的思维。

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可爱的反应,身为皇帝的邓超不禁笑出了声“哈哈,郑爱卿不必紧张,朕有那么让人害怕吗?”

“微臣并无此意,微臣、微臣只是……”这下郑恺更是慌乱,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

“哦?只是什么?”憋着笑,皇上继续调戏(划去)问着。

“只是、呃,只是臣跪的久了,腿麻了,腿麻了……”只好编出一个理由了,不过腿麻倒是真的。

“朕都忘了爱卿还是跪着的,快免礼。”皇上也是忘了,面前的小可爱是一直跪着的。

“谢皇上。”说罢郑恺就站起身来,不至是否跪的太久,竟一时没有站稳,险些摔倒,亏得邓超反应机敏,扶住了他,这才没有摔下去。

只是这扶的姿势略微尴尬。郑恺整个人向前倒去,邓超扶住的是他的双臂,这样一来,郑恺和邓超的脸无限的接近///

扑通 扑通,现在他们的世界只剩下了心跳声。看着面前人粉色的脸和那扑闪着长睫毛的眼睛,邓超差点没控制住吻上去。但他还没跟面前的人表达心意,如果吻上去,肯定会吓到郑恺,所以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这种姿势一下保持了很长时间,还是郑恺默默地说了句:“谢皇上扶住了微臣,但皇上,微臣的腿已经好了,可以自己站立了,您看,是否先松开微臣呢?”这时邓超才反应过来:“啊?哦!朕得失误。”说罢放开了郑恺。站离了一米的距离

“说正事吧,郑爱卿,朕今日唤你来是为了一件大事。”说到这他特意顿了顿,看着郑恺严肃的表情,“朕要撤你的职,你可有疑义?”

听罢邓超的话,郑恺心里是有一丝崩溃的,因为皇上着急忙慌的把他唤去就是为了撤他的职,就不能等到早朝的时候说么,况且还跟商量的似的,作为皇上要撤职大臣,用提前通知么?最主要的,郑恺觉得我有没做错,你凭什么撤我职啊?(系统提醒:您的好友 “吐槽星傲娇恺”已上线)于是才站起来没多久的郑恺又跪下了,他问道:“不知微臣犯了什么过错,皇上要撤微臣的职?”

邓超一脸愤怒的说:“因为你偷了朕的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这下郑恺愣了,自己一直光明磊落,怎么可能偷东西呢?

看着郑恺的表情从正气凛然到呆愣,邓超表示不愧是我看上的,真是可爱。

于是他拉起郑恺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左胸前,说:“你拿走了这里面的东西,你知道吗?为了罚你,我要撤去你大将军的职位,罚你做后宫之主,伴朕一生。”

“皇、皇上,微臣受不了这种玩笑,皇上就别拿微臣开玩笑了。”

郑恺彻底地慌了神。

“恺恺,我没有开玩笑。你难道忘了五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个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当我的太子妃,但是一直时机不成熟,而且也轮不到我做决定,但现在不一样了,我是皇上,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娶你了。”邓超有些激动。

“皇上,我……”其实郑恺对邓超也不是完全无意,只是他从未想过,也不敢想他的超哥会对他有意,他……真的慌了。

“叫我超哥。”邓超温柔的说着,并扶郑恺站了起来。

“超哥,我怕……”郑恺说。

“不必担心什么,相信我好么?一切有我,嫁给我!”他是真的喜欢郑恺,从五年前,就想保护那个腼腆秀气的人,给那人幸福。

“超哥,我信你。”再多的话也抵不过一句信你。

喜不自禁的邓超紧紧搂住面前那个自己爱了五年的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我的恺恺。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月已经升起来,月轻轻地撒下一地的碎银,柳树随着夜风摆动,静谧,安详。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