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武当侠蔡】除夕

#依旧是武当侠蔡,也可以说是我蔡🌚#

#甜文#

除夕夜,少侠掂了掂自己的钱袋,咬了口手里的糖葫芦,思考人生。

钱袋里的钱不少,是少侠这个月一直攒着攒起来的;手里的糖葫芦是刚刚在桥头小贩那里买来的,味道也不算差。

味道不差的糖葫芦总是能给人带来好心情的,少侠的眼睛亮了起来。他骑了马又回了小贩那里,买了两串糖葫芦后便策马奔向玲珑坊。

玲珑坊人算不上多,许是因为是除夕的缘故,他们都回家与亲友相聚了吧。

少侠瞧着门前略显冷清的场景忽就想到了蔡居诚。那个人,也应该是很寂寞的吧。

外面绽开一朵又一朵的烟花,舞狮、舞龙的都有,孩子们也在嬉闹着,可这些都与少侠无关,也与蔡居诚无关。

少侠拿着钱塞给了梁妈妈,请求她借自己一片屋顶。梁妈妈本来是不同意的,可掂了掂手中的袋子后,变松了口。

见梁妈妈点了头,少侠很开心的奔向了蔡居诚的房间。不出所料,他果然没有出去。

蔡居诚坐在桌前喝着酒,脸上已带了几分红晕。抬眼一瞧,正瞧见少侠裹着一身寒气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

少侠没说话,只快步走到了拿着酒杯的人面前,夺下他手中酒杯,拉着人就走。

蔡居诚有些蒙圈,没搞懂状况就被人拉了出去,虽然他最后是做了反抗的,可终究还是被人搂着腰带上了房顶。

在房顶上,蔡居诚将人推开了些后便盯着少侠那张笑开了花的脸浑身冒着寒气,冰的那人的嘴角冻在了脸上,扬也不是、放也不是。

“你做什么?”

完了完了,蔡师兄生气了。少侠有些不知所措,一时想不起来自己要做什么,被蔡居诚盯了一会儿之后,才大梦初醒般拿出了两个糖葫芦,并且塞了一只在蔡居诚的手里。

“除夕快乐,师兄。”少侠又重新笑开了花。

“给我糖葫芦做什么?”虽然语气很嫌弃,眼睛却没离开过糖葫芦。

“当然是吃啊,很好吃的。”少侠眯着眼睛咬了一口,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话。

看着少侠吃的这么欢快,蔡居诚的喉结动了动,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咬了一口。

上一次吃糖葫芦是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一年前了吧,自己,还真是蛮喜欢糖葫芦的。

“怎么想起来买这个的?”吃了两口的蔡居诚问正盯着他看的少侠。

“哦,这个啊。”少侠连忙坐正了身子,“前些日子你不是让我给……”

少侠话说到一半儿突然就停了,偷眼瞧着蔡居诚的表情。

蔡居诚面上倒无什么波动。

“说下去。”

“我就想着,师兄也是该喜欢吃糖葫芦的吧,正好瞧见了,就买来了。”

“谁告诉你我喜欢的?”

倒还是不承认呢,少侠被他这小性子给逗笑了。

蔡居诚盯着被自己吃了两颗的糖葫芦,最后闷闷的出了声。

“你有心了。”

少侠瞧见蔡居诚的神色缓和了些,便悄悄地往人身边坐了些。

蔡居诚其实是瞧见了的,但也没说什么。

少侠如愿坐的与蔡居诚很近后很是开心。

刚刚好,远处一朵烟花刚刚绽开,少侠便兴奋的搂住身旁的蔡居诚指着那朵烟花。

“师兄你快看,多美啊。”

“有那么好看吗?”

“有啊。”少侠笑眯眯转过头,“师兄在身边怎么能不好看。”

“你这……”蔡居诚画只说了半句,剩下半句被少侠吞入了腹中。

看着蔡居诚有些红的脸,少侠笑了。

“师兄,你脸红了。”

“闭嘴,我这是喝酒喝的了。”蔡居诚一巴掌拍在了少侠又要凑过来的脸上。

“好好好,师兄你说什么都对。”

“闭嘴!”

近处或远处,都有大大小小的烟花开着,影影绰绰的光映在二人的面上,倒是格外的好看。

这个除夕挺冷的,也挺暖的。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