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有关情人节

#不要问古代为什么知道情人节#

#一篇情人节贺文#

情人节是什么?

包拯对着庞府发起了呆。

今日从西域来了使臣,包拯在朝堂上听见了“情人节”一词,觉得很新鲜。本来想着问自己身边的庞籍,转头一看却是张不怎么熟悉的面孔,这才想起来庞籍因事告了假。尴尬的对身边人笑了笑,便转过头去,也无心听那使臣说的话了。

好不容易等到退朝,包拯急急忙忙就赶回了开封府,本想着去问问庞籍,可转念一想,自己这样去问必然会被那庞籍取笑一番。这般思量着,包拯纠结的坐在了开封府的大门口,也不嫌寒风冻得慌。

张龙瞅着自家大人这副模样很是不解,也没听闻开封最近有什么棘手的案子,怎么眉头这么厉害,大冷天也不回屋,而是盯着庞府发呆。

这边正思量着,就听见对面大门开的声音。

张龙定睛一瞧,那艳丽的红色衣衫,那精致的妆容打扮,可不就是庞籍庞大人嘛?

只见那精致的人笑着朝自家大人走来。

笑得倒是好看,只是话却不是十分中听。

“我说死包子,你在这发什么呆呢?大冷天坐在大门口吹风,怕不是傻了吧?”

“死螃蟹,你闭嘴。”

包拯也站了起来。由于身高的优势,庞籍瞬间就没了气势。

包拯凑近了些。

他的内心很纠结,表情也很纠结。

庞籍一下就看到了包拯皱起的眉头,他的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

“死包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说着就用手摸上了包拯的额头。

包拯握住了庞籍的手腕,看向庞籍带着疑惑的眼睛,示意他自己并没有生病,不用测自己的体温。

“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包拯声音低了下去。

庞籍更疑惑了。

“你这死包子,能不能把话说完,别说一半儿行不行?”

“行行行。”包拯叹了口气,“只是你不许嘲笑我。”

“我尽量。”庞·傲娇·籍如是说。

“那个,我想问问。”包拯压低了声音,“你知道什么是XXXX?”

“啥?”庞籍表示自己没听清。

“什么是XXXX?”包拯又说了一遍。

“喂,死包子!你问我还不把话说清楚?”庞籍气得要跺脚。

“好吧好吧。”包拯妥了协,“什么是情人节?”

庞籍听了之后愣了一会儿,忽然就笑了。

“情人节啊,这你就问对人了。”庞籍破傲娇的顿了一会儿,“情人节就是关于爱情的节日啊,就跟咱们的七夕一个意思。今天不就是么?据说今晚一起吃晚餐的两人可是代表了情侣关系。”

“这样啊。”包拯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庞籍看他这般又笑了。

“你思考什么?你既无家室,又无亲缘。情人节也好,七夕节也罢,都与你无关啊?”

“不。”包拯抬头笑弯了眼,“我有你啊。”

“啊?”庞籍有些蒙圈。

“我说,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饭可以吗?”

庞籍愣了一会儿,才回了话。

“好。”

而他们身后的张龙,目睹全程,满嘴狗粮,十分心塞。

说话就说话,脸靠这么近干嘛啊喂!

气!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