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桃夭⑦

#没挂科,哈哈哈哈哈#

#硬气的庞桶小天使#

#我觉得我快写到结局了#

#前文戳这#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庞桶听到包拯这番话又生气起来。

他没想到这个看着正经的小道士说话是如此的不正经。

“你这道士怎么这般轻浮?”

包拯觉得很委屈,明明自己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却被人说是轻浮。

“我怎么轻浮了?我只是想你家公子解释原因罢了。”

“你!”庞籍挥手拦住了庞桶。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庞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有些饿了,去给我煮些粥吧。”

“好。”庞桶听了这话,便也不再与包拯争辩,而是转身去厨房安排晚宴去了。

“咱们不是刚吃完饭没多久吗?你又饿了?”包拯觉得很是不解。

“你!”庞籍被他这天真的语气搞得哭笑不得,末了不知从哪掏出一把扇子打了包拯的脑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我是为了支开他你看不出来啊?”

“行吧。”包拯摸了摸被打的地方,“他好像挺讨厌我的。”

“你这不是废话么?”庞籍翻了个白眼,“哪里有妖不讨厌道士的?”

“有啊。小白鼠就不讨厌我师弟啊。”包拯回答的颇为认真,“你不是也不讨厌我么?”

“谁说我不讨厌你了?”下意识的反驳。

“讨厌我还带我回家,还给我新衣服,还护着我?”

“谁护着你了?”死不承认。

“你啊。”

眼见这话题聊不下去了,庞籍轻咳了几声,生硬的转了话题。

“你去院中转一转吧,免得一会儿吃不下东西。”

“那你带我去吧。”

“你自己去不就好了。”

“我有可能迷路的呀,你家里的小妖怪又怕我。”包拯很委屈的瞅了瞅身旁偷偷瞧着他的小妖们。

“真是怕了你了。”

庞籍很是无奈,只得亲自领了包拯在院子里闲逛了好大一会儿。

然后就又吃了顿晚饭。

期间包拯与庞桶明怼暗讽好不热闹,搞得庞籍夹在中间,很是难受。

好不容易熬到晚宴结束,却又为包拯的住处犯起了难。本来包拯是客,理应住在客房。可包拯却偏要与庞籍同住,说什么保护他的安全。

庞籍听了额上冒了几滴冷汗,包拯这话实在是没什么道理。庞桶听了更是气愤,眼见又要与包拯闹起来,庞籍赶忙制止了他。

“这样吧。”庞籍横在二人中间,“我房间旁边不也有间客房,你就住那里,也能保护我的安全。”

“可是。”

见包拯还想说话,庞籍赶忙插了话。

“就这样了,庞桶你去给他安排一下吧。”

“好的公子。”

见庞桶走了,庞籍这才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非得跟我一起住啊?”

“想啊。”

“这算什么理由?”

不算理由,就是想啊。

包拯没说话,只是看着庞籍笑了。

庞籍被他这一笑搞得有些不自在。

“你别盯着我了,去收拾收拾你的东西,早点休息吧,我去睡了。”逃跑般的离开了包拯,却忽视了包拯的屋子挨着自己卧房的事实。

“你为什么跟着我?”见包拯和自己同路,庞籍有些不明白。

“我房间不就在你房间旁边吗?”包拯指了指那边亮灯的屋子,“我不跟着你,怎么回房休息。”

“也是啊。”庞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包拯就这么在庞籍家里住下了。

庞桶是很不同意的,本来留包拯一晚,他已经觉得很过分了,再让包拯住下去,实在是不能接受。

“公子,你怎么能留一个道士在家里呢?”

“他不是坏人。”庞籍安抚的拍了拍庞桶的肩膀。

“可是……”庞桶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庞籍给打断了。

“我把他的钱花光了让他无处可去,这总得收留人家不是。况且他还有任务,等他完成了任务就走了,住不久的,你放心吧。”

见庞籍态度坚决,庞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于是包拯就这么无忧无虑的住下了,再也没跟庞籍提过自己任务的事。

也这么渐渐的,庞籍家里的小妖也不再怕他,反而跟他成了朋友。就连一直对他有防备之心的庞桶都接受了他。

包拯不出去一天两天,庞籍很淡定。

包拯不出去十天半月,庞籍有些坐不住。

包拯不出去三月半年,庞籍很抓狂。

“喂我说。”庞籍叫住了在院子里练剑的包拯。

“怎么了?”包拯收起剑,看向庞籍。

“你的任务什么时候去完成啊?”

“不着急。”包拯很是淡定,“这事儿急不得。”

“就算你不着急,那你也不能不出去啊。”庞籍看上去有些急躁,“你都不出去,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啊?”

“庞籍。”包拯走向他,“你就这么急着撵我走啊?”

“没有,我只是,替你着急。”见包拯的脸色变了,庞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的。

“那便好了。况且,我不是正做着任务的么?”

“诶?”庞籍一时有些懵。

“我说,我没落下任务,做着呢。”包拯挑起了嘴角。

“哦。”庞籍闷了声,有些不开心地回了屋。

这包拯可是看上了府中的哪个小妖?自己不应该是高兴的么?怎么倒有些不开心起来。

包拯瞧了庞籍的背影好久,直到那人没了影子才转头叹了口气。

他敢保证那人绝对没明白自己什么意思。

这么单纯,也不好挑明,实在是有些头疼。

想着想着,包拯又舞起剑来,舞落了满院的树叶。

小树妖躲在本体里瑟瑟发抖,为自己的悲惨命运痛哭流涕。

庞籍自己回了屋,开始思考包拯这段日子都与谁走得近,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有些困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包拯推门进去,正看见庞籍趴在桌上睡得香甜。

叹了口气,将庞籍轻抱起,小心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自己便坐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伸手摸了摸庞籍的脸。

“你说,我该怎么跟你说呢?”

暗自神伤了好一会儿,包拯才离开庞籍的屋子。

包拯走的时候没有回头,因此他也没有发现,庞籍在他转身后便已睁开了眼。

庞籍悄悄盯了他好一会儿,见他离去才坐起身来。

“包拯,你要跟我说什么呢?”

庞籍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脸。








评论(1)

热度(32)

  1. 以齐制宾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