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粥

*腊八贺文

*甜的

*日常逻辑不通顺,望看官口下留情

开封下了场大雪。

那雪是在包拯在庞府后院打扫时下起来的。

彼时包拯正挥舞着扫帚清理着不是很多的落叶,雪就忽然下起来了。

一片片雪花轻飘飘的撒了下来,落在地上、屋上,也落在包拯的眉睫上。

包拯也没躲雪,就这么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他瞅着天上的雪花有些晃神儿,忽然就想起庞籍的脸来。

庞籍是很喜欢雪的,尽管他很怕冷。

每每下了雪,他都会裹着厚厚的裘衣来开封府寻包拯。

当然以包拯的性子肯定是不会一下子答应他一起堆雪人的要求的。每次都是把庞籍气得不行了才装作不得已的样子去与他堆一个又一个的雪人。末了,还总絮絮叨叨说着雪人丑,之后就被庞籍追着用雪球砸。

想到这儿,包拯笑得挺开心,也完全没注意自己的衣服已经湿了不少。

雪没有雨来得急,也就总让人忽视了它湿人衣物的本领。

待包拯回到府里的时候,身上的衣物已经湿了大半。

迷迷糊糊的擦了擦身子,便爬上床睡了一觉。

再醒来时,床边坐了一个人。

已是晚上光景,又没有点蜡烛。屋里有些昏暗,包拯又迷蒙着,看不清楚是谁。只是觉得似乎是很亲近的人。

那人似乎察觉到他醒了,转过身来。

包拯在迷糊的时间仿佛听见那人问他要不要吃些东西。也是奇怪,想了半天就只想出个腊八粥来。或是因为是腊八节的缘故,也或是因为是那人曾做过的缘故。

床边坐着的人似乎愣了一下,但终归还是说了声好后便起了身。

包拯迷迷糊糊躺在床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觉得脑子有些乱。

他好像,听见庞籍的声音了。

做粥是要费些时间的,更不用说是腊八粥。

庞籍不晓得为什么包拯开口便要喝这个,明明他最喜欢的也不是这个,明明自己做的腊八粥被他嫌弃。可不管怎么样,庞籍还是动手给他做了。

等庞籍端了碗再回到包拯房里时,那人已经清醒了。点了蜡烛,在房里晕出温暖的光影来。

包拯就直直的盯着庞籍,也看不出个悲喜来。

庞籍只好将手中的碗放在桌上。

动了动嘴唇,竟不知该跟那人说些什么。

自己一走三年,又假死脱身在外两年。让那人提心吊胆三年,心如死灰两年。他实在不知该怎么与那人再回到从前。

“你回来了?”

“嗯”

庞籍往前走了两步,他觉得他似乎应该抱抱那人,却没想到那人动作比他快了不少。

包拯将走近了的人一把拥入怀中。

“庞籍,你好狠的心呐。” 包拯声音带了颤,“至少你该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我是怕,我回不来。包子,对不起。”

“是我对不起你。”包拯将人搂的更紧了些,“不该让你受这么多苦的。”

“那……”庞籍在他怀里开了口,“我们还能回到以前那个样子吗?”

“不能。”感到怀里的人的僵硬,包拯忙接了下一句,“我们之前是朋友,以后是恋人,不一样的。”

庞籍从包拯怀里挣扎出来,一扇子敲到了包拯头上。

“谁说我跟你是恋人了。”

虽是责怪,却没有几分真正的怒意。红着一张俏脸,倒是像极了撒娇。

包拯捂着脑袋,痛心疾首。

“螃蟹,你谋杀亲夫。”

“你还说!”作势再打,却被那人捉住了手腕。

“螃蟹,你当真不喜欢我?”

“那倒也不是……”有些害羞的庞籍不再看他。

“那我便放心了。”包拯凑近庞籍,“你既对我有意,我就不怕追不到你。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哪怕是一辈子,我都等得起的。”

“真是怕了你了。”庞籍推开他,“我同意还不成吗?”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

“粥都要凉了,我去给你热热。”庞籍端了粥就要走。

“别啊。”包拯夺过碗就喝了起来,“这凉的粥也别有风味啊。”

“不难喝?”

“不难喝,你做的都好喝。”倒也是有些违心。

不过腊八嘛,心爱之人的粥,必定是最好喝的。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