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飘摇

*这是一篇甜的,不要被名字骗了

*名字是因为我在听这首歌

*另外,这是我的冬至、平安夜、圣诞节贺文🌚🌚🌚        卡点儿发,开心

*最后,文笔还是没有……

冬至前一天的夜里落了雪。

包拯推门望见白茫茫的院子有些愣神儿。过了好一会儿才觉得有些寒意,忙又回屋里加了件衣服才出来。

包拯约了庞籍来开封府吃饺子。原本庞籍是不同意的,其实是庞桶不怎么乐意。

这是庞籍从襄阳回来过得第一个冬至。庞桶是想着给他家公子找开封最好的厨子,做几道最美味的菜肴。他可不信包拯能做出什么好吃的菜来。

包拯却非要拉了庞籍到开封府吃饭。庞籍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抉择。虽说是很想试试包拯的手艺,但却不忍心拂了庞桶的好意。

包拯捉了庞籍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身边。

“你是我的人,怎么能和别人一起过冬至?”

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二人身旁的庞桶听了,下意识的接了句话。

“我家公子怎么就成了你的人了?”

接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公子与包拯已确定了关系,包拯的话没有半分毛病。但话已出了口,也没办法收回了,只得尴尬的瞅着对面的二人。

包拯却也没在意他的话,只是可怜巴巴的瞅着庞籍。庞籍有些无奈,只得转了头看了眼庞桶。

他不必说明,庞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也想着,确实没有必要与包拯争。毕竟,他二人也多年没见了。

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想着昨日的情形,包拯笑出了声,手下面团揉的也更有劲儿了些。

庞籍却在家里犯了愁,该穿什么去见他呢?

将衣服挑了又挑,始终拿不定主意。

庞桶在旁边看得着急。

“公子,您这是要挑到什么时候啊?”

庞籍也没理他,自顾自地找着。忽然瞥见一抹鹅黄色。将那件衣服抽出来,拿在手里细细瞧着,正是那日和包拯决裂穿的那件。

不挑不找了,便换了那件衣服穿着。

庞籍踏进开封府,包拯正出来。

两人四目相接,包拯用沾了面粉的手擦了汗,弄花了脸。庞籍笑着上去替他擦了脸,还不忘揶揄一句。

“你还是小孩子吗?”

包拯没跟他拌嘴,只是引他到屋里坐了。

进了屋,庞籍才发现这开封府空荡荡的。往日里那些人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看了包拯一眼。

“他们都出去过节去了。”包拯解了他的疑惑,“你先在这喝点茶,饭就快好了。”

“好。”

包拯瞧见庞籍的衣服,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又在厨房里忙活了好半天,才将一盘盘的菜端上来。

其实就是些家常小菜,比起庞籍平素里吃的那些差的远。但庞籍还是欢欢喜喜的吃了。

饺子是最后才上来的。在襄阳那几年,庞籍是没怎么吃过饺子的。

庞籍夹了饺子要送入口中时才发现,那饺子皮上竟有个小小的月牙。

起初觉得或许是包拯不小心碰出来的。于是夹起一个又放下一个,一连好几个都是这般。

包拯就撑着头看他,嘴角挂着一丝宠溺的笑。直到那人搁了筷子他才又坐端正了。

“这月牙是?”

“我捏出来的呀。”包拯盯着他的眼睛,“这就说明,这是我包拯做的饺子,也说明,是只为你庞籍一人做的饺子。”

见对面的人还看着自己,包拯站起身来揉了揉那人的脸。

“再不吃就凉了,这天气东西可凉得快。”

包拯坐下后感慨万分,还是以往圆润的包子脸揉起来更加舒服。以后定要将他养的胖胖的。

庞籍被包拯揉了脸,呆愣了一会儿。不多时,嘴角撇了下来。

“死包子,你……”

话没说完就被塞了一口菜进去。

“傻螃蟹,快吃吧。”

这顿饭吃得倒也是安生。

吃完饭后,二人搬了两把椅子就坐在门口看满地的雪。

闲扯着一句句有的没的,从数年前的初相见到今日里来吃饺子,说了许多,单单略过了襄阳那几年。

说了半天,包拯还是将目光放在了庞籍的衣服上。那日决裂,庞籍穿的也是这件衣服。

许是察觉到包拯的目光,庞籍移过头来看他。

包拯慌忙转了目光,装作不在意似的提起了这件衣服。

“螃蟹,你怎么穿了这件衣服?”

“这件衣服啊。”庞籍低头瞅了瞅,“因为它见证了我家破人亡的时候。现在,我也想让它见证我有了新家的样子。什么事儿都得有始有终不是?”

庞籍笑得灿烂,包拯却红了眼。

包拯站了起来,将凳子上的人拥入怀中。
那人愣了下,然后紧紧回拥。

当年的庞籍着这一身衣衫,像极了一棵飘摇的野草。而今,野草终归了家。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