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自古套路得人心

*发完刀之后,想恢复我的小甜文作者身份

*名字瞎起系列

*文笔没有系列

*我看到了我更那两篇文的希望

今天的包拯看上去有些不寻常。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朝堂上一言不发,还有几分要睡着的样子。

庞籍怕他昏睡在这朝堂上,只得不时的掐他一下,让他振奋精神。一个早朝下来,庞籍自己也是啥都没听。

好不容易捱到下了朝,看着晃晃悠悠走在前面的包拯,庞籍追了上去。

“死包子,你是怎么了,那么无精打采,昨晚没睡好?”

“还不都怪你?”包拯耷拉着眼皮瞅他。

“关我什么事儿啊?”庞籍觉得莫名其妙。

“怎么不关你的事儿啊?”包拯拉住他的袖子,“谁让你晚上不老实,非得跑到我的梦里来蹦跶。”

“嘿,你这死包子……”庞籍扯回自己的衣袖,想要与他理论一番。

“一天两天还好,你这四五天连着入了我的梦,我又怎么受得了。”包拯又拉住庞籍。

“你你你跟谁学的这些,那么没正型!”庞籍红了脸,拍掉包拯不老实的手。

“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生病了的缘故吧。”包拯垂下了头。

听到包拯说他生了病,庞籍也顾不得其他了。暂且不去想包拯前面说的话了。

“包子你怎么了?生了什么病?严重吗?有看过大夫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一个大夫?”

庞籍的手刚要伸到包拯的额头上就被捉了下来。那人捉着庞籍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看着庞籍的双眼。

“我是这里生了病,名为相思。这世间唯有你能医治。我问你,可愿为我医治?”

庞籍红着脸将手抽出,什么都没说就往前走。

包拯有些愣,想着自己精心设计的告白难道就这样失败了?

“你愣着干嘛?你当这朝堂是开封府啊?”庞籍转过身看他,“有什么话回去说。”

“诶!”包拯这才露了笑脸,高高兴兴的追上去。

庞籍想,还是这样傻白甜的包子,才像包子。

虽然这次表白形式是很套路的,但心还是很诚的。当然,还是因为城花也倾心于傻白甜包子。两人还是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城花在怀,包拯觉得自己花了一个月伙食费买的话本子特别值。

另外,为什么包拯那么没有精神?

因为为了引起城花注意,特意熬的。

评论(9)

热度(47)

  1. 以齐制宾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