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襄阳雪

*最近心态爆炸

*不是甜饼,文笔可能也没有……

*上一篇是生离,这一篇嘛……

襄阳的冬天比不上开封的冷,可也是有着几分凉意的。

庞籍身体算不上好,入了冬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

赵爵也给庞籍请过几个大夫,可总是反反复复也不见好。

庞籍不喜欢喝药,他嫌药太苦,入不了口。前些年在开封的时候,总是旁人买来些甜果蜜饯哄着他喝下去的。到了襄阳后,人成熟了,小性子也改了。

庞籍披了件衣服坐在院子里看着树上的梅花,忽然就想到了开封的桃花,嘴角挑起了温柔的弧度。

庞桶给他又披了件裘衣,站在了他的身旁。

也不知道多久没见过自家公子笑得这般轻松
了,庞桶有些心疼。

“开封下雪了吧?”庞籍觉得有些冷,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回公子,信里说开封下了不小的雪,比往年的都大。”

“下雪好啊,下了雪干净。”庞籍折了一枝梅花,“真不知道,这襄阳什么时候下雪。”

“公子……”庞桶接过庞籍递的花,“那信,你还看吗?”

“烧了吧。”庞籍进了屋。

“是。”

这些年从开封共寄来了两百多封信,可他庞公子一封也没看过,都交由庞桶烧了。倒是庞桶看不过了,将信上絮絮叨叨的话转述给庞籍听。

这年的襄阳到底是没下成雪。

又过了两年,还是个一模一样的冬天。可襄阳倒有几分要下雪的样子,天气冷的不像话。

庞籍又病了,心力交瘁加上两年前那场病落下的病根儿,让他在襄阳王被抓前就倒下了。

庞桶本想等着暖和些再动身回开封的,可庞籍却非得早早回去。

在庞籍动身的那一天,襄阳下了雪,一场不小的雪。整个城里白茫茫一片,路上也没什么行人,干净的跟幅画似的。

庞籍伸手接了满满一捧的雪,放进了随身带着的盒子里。

“庞桶,你说,现在开封的桃花应该开了吧?”庞籍倚着厚厚的软垫问庞桶。

“开了,开了,等我们回去后公子又可以赏桃花了。”

“我们快到了吧?”庞籍手里攥着一封信。

那是包拯写给他的第一封信,这封信他留了五年。

襄阳到开封有近千里的路程,等到他们到了,桃花也确实该开了。

“快了。”

“那便好啊。”

包拯本是想去亲自接庞籍回来的,可襄阳王的案子实在事情太多,他在开封也脱不了身。只得眼巴巴盼着那人回来。

其实包拯兴奋之余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当年自己没保住庞父,他怕庞籍恨他。再加上这些年写去的信一封也没收到一封回信,他心里实在是没底。

庞籍的身子愈发弱了,但他却耍起了性子不愿意喝药了。

“公子,你就喝了吧。”庞桶几乎要哭出来了。

“庞桶,我这些年都吃了那么多苦了,你怎么还忍心让我喝这么苦的药呢?”庞籍脸有些苍白,却挂着笑。

“公子……”

“庞桶,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庞籍敛起了笑,“快到开封了,后面的日子,这药太苦了,我不想再喝了。”

庞桶知道自家少爷虽是顽皮性子,却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自小如此。决定了的事儿,怎么劝也没有用。于是也不再劝了,而是求了随行的人将药揉成丸子混在些果子里,哄着那人吃了。恍惚间,倒有几分像在开封时的样子了。

包拯没事儿时总爱去渡口瞧瞧,看看有没有挂着庞家字号的船来。等了七八十来回,也没等见过。

庞籍终于回到了开封,在桃花开的时候。

包拯也终于等见了他。只是没想到,见到却是这么苍白虚弱的他。

庞籍下了船便倒在了包拯的怀里,将那人吓了一大跳。慌慌忙忙要带着他去找大夫,却被庞籍给拦下了。

“包子,带我去看看桃花吧。”

“好。”

包拯抱着庞籍到了开封府的后院。这些年他在后院里种了好些棵桃树,害得展昭都没处练剑,每每瞅见这些桃树都是一副不悦的神情。不过说来也奇怪,什么都养不活的包大人,种的桃树倒是健健康康,枝繁叶茂的。

包拯就这么抱着庞籍站在桃树下,眼泪湿了衣领。

“包子,我不怪你。”这是庞籍说的第一句话。

“包子,我喜欢你。”这是庞籍说的最后一句话。

入了春的开封忽然就下起雪来,是少见的桃花雪。

一朵朵的雪花压落了一片片的桃花。

庞籍回来的这一天啊,开封的桃花开了又落,一地桃花趁白茫茫的雪,美得惊心动魄。

那天后的包拯总是随身带着个小盒子。

盒子倒是个精致的盒子,不过里面好像什么也没有装。

有人问包拯为何带这么个空盒子在身上。

包拯温柔的摸了摸盒子,回答他

“这哪里是空的呢?这里,是我夫人带给我的襄阳雪。”








评论(3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