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桃夭①

*一坑未填,又挖一坑

*架空设定,ooc预警

东山有妖,貌美善歌,能舞,常引人入桃林,然入林者无一生还。

东山桃林常年有花,却未结过一个果子,且夜深人静时,总有歌声传出,如泣如诉。世人多觉妖异,上山亦避开此处。但总有些胆大的年轻人非要闯闯这桃林,誓要看看这桃妖有多貌美。当然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但诡异的是,这些人,嘴角都挂着满足的笑。

世有妖者就有收妖者。

包拯是个初出茅庐的小道士,不过也捉过几只精灵鬼怪。偶然间路过东山,听了此事,便生了几分捉妖的心。

包拯于桃林前立定,瞧了一会儿便觉得不大对劲。这林里充斥着的分明是灵气,怎么可能养出个吃人的妖怪来。正疑虑着,忽听到歌声响起。

循着歌声,包拯进了林子。

这林子愈往里走愈是昏暗。走到深处,歌声忽然就停了。包拯努力向前望去,只见一片影影绰绰的红。

“何方妖孽?”包拯大喝一声。

“你才妖孽呢!”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

包拯四处望了望,没瞧见人影。手在腰间摸了摸,取出个镜子出来。只见他将镜子一转,四周登时光亮了起来。

许是觉得藏不住了,那小妖竟自己跑了出来。

包拯细细打量着他,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妙人儿,生得一副上好皮囊。此时那妖委委屈屈站在他面前,眼眶微微红着,甚是可怜。若不是谨记自己是个修道之人,而眼前的很可能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的话,包拯很有可能就将他揽入怀中,好好安慰一番了。

“你便是那妖孽?我问你,你为何伤人性命?”

那小妖的表情更是委屈了。

“我不是妖孽。我也没有害过人的性命。你怎么这般冤枉我。”

确实不太像妖,虽眉眼生得好看,却不妖媚,反倒透出一股子单纯劲儿,跟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一般。

包拯将拔出一半的剑收回了鞘里。

“那你不是妖又是什么?还有这林子里死过的人你又作何解释?”

“怎么说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吸收的都是天地精华,也算得上小仙一名吧?”小妖皱起了眉头,“至于桃林死过的人……”

“没法解释了?”包拯盯着他。

“你这人怎么这么喜欢打断人说话呀?”小妖急了,“你怎么知道这东山就只有我这一片桃林啊?”

“什么,还有一片桃林?”包拯显然愣住了,“可为我指路的老伯分明说的就是这儿啊。”

对面的小妖翻了个白眼。

“他有没有跟你说,是北桃林还是南桃林啊?”

包拯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貌似还真有。

“你这难道不是北桃林吗?”

“我这是南桃林……”

“咳咳,这么凑巧么。”包拯面上一热,“是在下鲁莽了,多有得罪。”

“知道错了你还不走,影响我睡美容觉了。”

“睡觉?睡觉之前为何要唱歌呀?”真是不理解这小妖的思想。

“我乐意不可以吗?”理直气壮。

“是在下的错。”包拯拱了拱手,“可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小妖笑着瞧他:“求我什么?”

“陪我去趟北桃林。”

“什么?不去不去。”

“好吧,本来想着你我有缘,借此事可帮你多结善缘。可既然你不愿,包拯也就不勉强了。”说罢便要转身离开。

“等等。”小妖咬了咬牙,“我跟你一起去。”

竟是如此单纯,包拯笑了笑。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庞籍。”

“好,记住我叫包拯。”

庞籍瞅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庞籍领着包拯到了北桃林。虽都是桃林,可北桃林明显
阴森的多,包拯在林子外都感受到一股怨气。

“庞公子,你知道这林子里是什么么?”包拯转头问跟在自己身后的庞籍。

“大抵是游荡多年的孤魂野鬼吧。”庞籍默默躲在包拯身后。

“咱进去瞧瞧吧。”说着包拯就要往里面走。

“行吧。”然而就当庞籍鼓起勇气往里面走的时候,诡异的歌声响起,而他二人面前也出现了一条路,似通往桃林深处。

与庞籍的歌声不同,这歌声十分妖媚,带着几分蛊惑。

庞籍被这歌声吓了一大跳,转身就往后跑。

包拯伸手揪着他的领子,把他又拎了回来。

“你一个修炼那么多年的妖还怕鬼啊?”包拯笑他。

“妖怎么了?谁规定妖不能怕鬼了?你这臭道士能不能少说点话。”庞籍整整自己被弄乱的领子,也无心与他争辩自己是否为妖的话题。

“行行行,你说的对,妖是能怕鬼。”包拯将自己的衣袖放在庞籍的手中,“抓紧了,千万别放开。”

“二位公子在林外多时,何不进来在小女子这里喝杯茶?”是个好听的声音,但说不出的诡异。

庞籍抓紧了包拯的袖子,跟在包拯的身后往林子里走着。

这林子很大,笼着一层薄薄的雾,倒有几分仙境的模样,倘若,没有这浓重的怨气的话。

二人走了许久,也没瞧见那声音的主人在何方。正疑惑着,忽见五六尺外站着一白衣女子,手执玉笛向二人所在之处微微欠了欠身。

包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抓的更紧了。包拯拍拍身后的手,将他往自己身后护了护。

这次,好像不是很轻松呢。









评论(20)

热度(63)

  1. 以齐制宾千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