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木

超长疲倦期

【包庞】一世

*民国设定

*可能会有些ooc,尽量避免吧我……

*会有虐,但不一定虐的起来……

*文笔不佳,奈何粮太少,只好自割腿肉。各位看官,

*望口下留情

                                     引

不知谁家孩童打开一扇紧闭的门,蹑手蹑脚溜了进去。看见正对门的桌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匣子。男孩露出欣喜的表情,用手拿了匣子便跑,仿佛得了什么绝世珍宝。
包拯看见门开了心猛地一沉,也顾不得腿脚不方便,跌跌撞撞地跑进屋里。看见原本放盒子的地方此刻空空荡荡的,竟差点支撑不住自己,多亏展昭扶了他一把。
“不见了,他不见了。展昭,他不见了,他是要彻底离开我了吗?”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再抬眼已是满眼泪水,“我又把他弄丢了一回,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素来嘴拙的展昭张了张口,却终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面前的人。
孩童兴奋地跑回自己的屋里关上了门,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却只见一张薄薄的纸片飘落。他捡起来,那竟不是纸而是照片。照片上是两个青年的合照,高些的那个人显然是包家叔叔,只是要年轻些,眉眼间也没沾染忧愁。而另一个,则是他从未见过的漂亮青年。
“什么嘛。”孩童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什么绝世宝贝呢,保护的那么仔细,原来不过一张照片而已。”
“什么照片啊?”苏静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孩童身旁。
“娘,你、你来了啊?”孩童赶紧把东西背在身后,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你动了包叔叔的匣子?”苏静儿皱起了眉头,“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啊?”
孩童低下了头,小声说:“我太好奇了嘛,想看看是什么宝贝,不过是一张照片嘛,有什么重要的……”
“你……”苏静儿扬起了手,似要打在孩童身上,却也只是叹了口气抚上了孩童的头。
你只是个孩子,你哪里会知道,这是那狠心的庞籍留给包拯的唯一念想。你又哪里会理解,这张照片的意义。

                                   第一章
包拯和庞籍说来也算是竹马了,从小相识,虽说相识的方式甚是好笑,但总归让二人的人生紧紧的纠缠了在一起。
在包拯十二三岁时,在街上买了几册话本子。这可与他往日读的那些个诗书大大的不同,话本子里那些情情爱爱让他觉得煞是有趣,特别是那些个英雄救美的情节,更是让小少年有了个伟大的目标:将来一定要成为救美的英雄。但他从未想过机会来得会这样的快。
某日,吃饱了的包小少年晃晃悠悠地就逛到了小树林里。
树林不大不小,虽没有奇珍异兽,兔子山鸡之类的总归是有的。因而,也有农户设了些个陷阱兽夹,捉上一两只也就够得一家人几顿的饭食了。
包小少年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于是他也挖了些个陷阱,且,大于其它农户的数倍。
而今儿个,他就是看看有没有不长眼的小东西被困住。
正晃晃悠悠地走着,一只兔子突然从旁边冲出来。而方向正是朝着自己的陷阱处的。包拯心下一喜,看来要有收获了。可还没等他高兴完,一个粉色的身影就从他的面前飘过。
兔子见人追的急,竟来了个大跳跃,硬生生的跳过了陷阱。包拯刚想感到可惜,就觉得似乎要闯祸。
“别往前了啊!”包拯猛地喊了一声,粉衣的人回头疑惑的瞅了他一眼,然后,就掉了下去。
“啊!”听到那人的惨叫,包拯的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
“你别急,我这就来拉你上去。”想着自己的身高似乎要高出那人不少,且那人又是摔下去的,肯定是上不来的。包拯便走到了陷阱旁。
陷阱里的人抬头瞅他,一双好看的眼满含着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包拯突然觉得更愧疚了。他伏下身子,伸出手:“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蹲坐在陷阱里的人迟疑了一会儿,把手给了他。
毕竟还是个孩子,力气还是欠些。拉个人废了不少力气。
二人都瘫坐在地上,只不过包拯是累的,那人是疼的。
包拯打量着身旁的人,细皮嫩肉,眉眼生的煞是好看,身上的衣服也是上好的料子。不用说,肯定是个富家小少爷。
看着小少爷好看的眉头皱着,包拯心里不忍。
“你,可是摔伤了哪?”
小少爷指了指脚踝,声音都带着委屈:“刚刚摔得时候扭到了脚,很痛。”
“我、我帮你揉揉吧。”愧疚心使包拯说出了这句话。
“你会吗?”小少爷整张脸上都写着不信任。
“我就是在跌跌撞撞中长大的,经常磕着碰着,自己揉的多了也便会了些。”包拯露出了一个最最最憨厚的笑容。
“那,好吧。”小少爷将脚伸了过去。
这脚腕可真细。包拯小心的揉着小少爷脚踝,手中的皮肤白皙滑腻。一时间,包拯觉得,自己仿佛是深山遇见狐仙的书生,说不出的怪异与欣喜。
“你叫什么呀?”许是感激包拯为他揉了脚,消了一些痛,他便有了心情搭话。
“我叫包拯,你呢?”
“我叫庞籍,刚刚谢谢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前面有陷阱的啊?”庞籍天真的问着他。
包拯沉默了一会儿:“emmmmm,因为,那个陷阱,是我挖的。”
一瞬间,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
庞小少爷沉默了许久,脸上的表情甚是精彩,粉唇抖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这林子里都是些小兽,你至于挖这么大个坑吗?”
包拯挠了挠头:“这不是寻思着能多捉些就多捉些不是?况且坑深了,猎物也不容易脱逃。今天若不是你,估计那只兔子就逃不掉了。”
“还怪我咯?”庞籍有些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包拯自知理亏,也不好争辩什么。
一时间,气氛又尴尬了起来。
包拯决定,打破这份尴尬。
“咳咳,那个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个少爷吧?怎么会自己来这么偏远的小树林啊?”
庞籍皱着眉头:“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只是我追兔子时和他们跑散了而已。至于来这个小树林,是因为我看上了它。”
“看上了它?什么意思?”包拯愣了。
“我把这个树林买了。”庞籍瞅了他一眼,满脸的骄傲与兴奋。
而包拯,这下是彻底愣了。
有钱人,真是可怕。


评论(6)

热度(62)